立即注册 登录
楚水社区 - 兴化众声 返回首页

兴化第六区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xhzs.com.cn/?385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为可怜的鸟儿放生

已有 419 次阅读2014-9-6 09:11 |个人分类:工作| 和谐, 梨园

 
 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,直到下午雨稍停一点,我拉着子昂到兴化西郊镇“博爱梨园”去看看,看这个全国独一无二的为护鸟而收购的三亩梨园。
  之前徐奶奶说过,她和儿子已经把梨园四周的丝完全放松了,鸟儿就不会缠上去。我和子昂四处巡查,发现情况没有徐奶奶想象的那么乐观。我在东园的北侧已经放松的丝网下,看到一只黑鸟正被丝网缠着。黑鸟看到我来了,发出惊恐的惨叫声:“哇——哇——”
  我连忙上前,掏出小剪刀来营救它。它显然挣扎了很久,对人类已经痛恨不已,看到我的左手伸过去,连忙扑腾翅膀,但由于被丝网牢牢缠住,我还是握住了它。它的脖子上、翅膀上、双腿上全被丝网绕住了,我左手握好鸟儿,右手细心地为它剪去丝网。它太恐惧了,也许在它面前,我的小剪刀无异于巨大的屠刀,它发出的惊恐声更加急促。就在我埋头理丝网的时候,鸟儿长长的尖嘴突然咬住我的右手大拇指,它是用自己的方式发出自己的抗击!但鸟的嘴没有牙齿,它的“咬”充其量只能算是“夹”,丝毫没有伤害到我。我停下了剪丝网的动作,轻轻地跟鸟儿招呼:“宝宝乖,不要咬爸爸,爸爸是来救你的。爸爸不会伤害你,耐心等一会儿,我把丝网剪掉好放你飞走。”鸟儿不为所动,仍咬住我的拇指不松。我心里默默地和鸟儿沟通,过一会儿,也许鸟儿累了,也许它知道我没有恶意,它松开了口。我的右手空了出来,我轻轻地抚摸着鸟儿的头顶和背部,对它轻轻地安慰:“宝宝受苦了,以后我把网全收掉,你们就可以自由飞翔了。”
  解到鸟儿双腿的时候,比较麻烦。因为鸟儿害怕的时候,腿是紧紧地抓牢的,而它的脚一抓牢,丝网就紧紧地缠绕着它的腿,使它无法脱身。 我慢慢地将鸟儿的后爪拉开,再接着拉开前面的三只爪子,一条腿脱出来了,再解救另一条腿。这个过程中,鸟儿变得安静,它一点不挣扎,顺从着我的意思,一点点地配合松开。
  不一会儿,鸟儿全离开了丝网。但这时的鸟儿还不能放生,它的翅膀上还有许多细丝网缠在深处,我得一根一根将它们清理干净,然后才能将鸟儿放生。
  放生也不适宜在梨园,因为梨园还有残网。我走到梨园东部的农田里,将黑鸟平放在双手的手掌上,黑鸟似乎懂了我的意思,奋力一飞,便飞向远方。儿子有点嫉妒:“爸爸,你对我都没对它好呢。”
  在另一只隐藏在林间的丝网上,虽然已经垂下,但也有一只黑鸟被缠上,我用同样的方法将其营救,这只黑鸟没有咬我,等我解救下来才发现,原来它被缠的时间较长,翅膀有明显的伤痕,以致于完全被我解救出来时,居然飞不动了。我将它托起,它不飞,我放在树叶间,它也不飞。天上还在下着雨,如果它全被淋湿,很可能它还会死,我的放生就没有意义。我静静地等待,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鸟儿渐渐有了精神,能简单地飞了一米多远,停在梨园边的小树间,我这才放心。
  我继续搜寻的时候,发现一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极美的鸟儿,我以为它还活着,便上前营救,谁知它已经死了——它是死不瞑目。我将其“解救”下,没有锹,我让儿子用树枝挖坑将它埋了。埋葬之前,我没有忘记将它的眼睛合上。
  过去我接触过无数的鸟儿,但都是已经死亡的鸟儿被我解开埋葬。这次解救的是两只活着的鸟儿,这样的意义远比埋葬死鸟更大。
  我是全国网友们公认的打胎“专家”,开导过无数打胎人士如何化解婴灵的怨气,但我更愿意那些母亲在打胎前跟我咨询,从而放弃打胎。只有让胎儿活着,我的教育才有意义,因此积的阴德才更大。只可惜,这么多年我只救了两个婴儿。营救鸟儿也一样,埋葬了无数的鸟儿,但救活的只有两只。
  我跟徐奶奶一再叮嘱,9月1日必须将所有的丝网全部清除。希望我这次的营救是最后一次营救,以后我们的“博爱梨园”将是不张网不用药的梨园,鸟儿在“博爱梨园”再也不会丧命。


我为黑鸟剪丝网的时候,黑鸟一口咬住了我的拇指。


鸟儿咬住我的拇指很长时间不肯松口,我只得停下剪丝网的动作和它沟通。


鸟儿不再咬我,我剪丝网,它
配合收起双腿。


从丝网上取出后,还得细细将黑鸟身上的细丝网清除干净,然后才能放生。



我把鸟儿平放到手掌上,黑鸟振翅飞离。




第二只被营救的鸟儿受伤较重,在我手上歇了很长时间,拉了一泡白屎后才飞走。


最后一只“营救”的鸟儿已经死亡,美丽的鸟儿死不瞑目。


儿子怕死鸟会有疾病,不敢用手碰。但他仍听我的用树枝挖坑将美丽的鸟儿埋了。 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兴化众声 (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苏B2-20120260